夕颜星座

日本是个血型决定一切的社会!

发表于:2022-08-18 作者:夕颜星座编辑
编辑最后更新 2022年08月18日,血型,爱情的通行证血型,不但主导着日本人的就业,一日三餐,而且也是现代日本人爱情的流行的通行证。近年来,日本席卷起一场前所未有的疯狂的血型迷信潮,工厂招工、公司聘职员,甚至棒球队员、食品广告等都大肆宣

血型,爱情的通行证

血型,不但主导着日本人的就业,一日三餐,而且也是现代日本人爱情的流行的通行证。

近年来,日本席卷起一场前所未有的疯狂的血型迷信潮,工厂招工、公司聘职员,甚至棒球队员、食品广告等都大肆宣扬血型的作用。报纸和电台也争先恐后推波助澜,在介绍政界、商界等社会名流时,总是特别注明他们的血型。越来越多的人都纷纷涌入了信"血型决定人的性格"的浩荡大军里。

东京的社会问题研究专家井上博说:"现在日本是个血型决定一切的社会,竞选首相要首先亮出你的血型,选择职业要依据血型,吃什么食品要用血型来决定,一切都要血型来证明。"血型,也成为现代日本人的流行通行证。

井上一兰:"先验血型,然后再谈爱情!"

井上一兰是东京银座的一名侍应小姐,她22岁,窈窕而清丽,典雅而矜持。她已经在银座工作两年多了,深受老板和客人的赏识,许多异性青年纷纷向她射出丘比特之箭,尤其是附近一家株式会社的职员山田,隔三差五地给她送来一束束的玫瑰花。她也很喜欢山田这个小伙子,他不仅举止潇洒,工作能力也很出色。

她和山田一起去影剧院看过多次电影,也一起多次到富士山等名胜佳地相伴旅游过,但腼腆的山田一直踯踯躅躅羞于向她说起爱情。有时,下班晚了,山田就一直在门口等她到深夜,然后送她回家。一兰很感动。

腼腆的山田终于鼓足勇气,涨红了脸吞吞吐吐向井上一兰表白了自己的爱。出乎他意外的是,一兰并没有马上答应他。只是问他说:"能告诉我你的血型吗?"

血型和爱情有什么关系?他弄不明白,但他还是旋风般冲到医院里验知了自己的血型。当他气喘吁吁地跑回去告诉一兰自己是AB型时,一兰竟高兴得扑在山田的怀里,兴奋地说:"你那么体贴人,工作又那么出色,我就猜想你应该是AB型的!"

一兰说:"如果你是O型,我是不会答应嫁给你的,我只嫁AB型的!"山田嘘了一口气,他暗自庆幸自己恰好是AB型,如果不是AB型,自己会被一兰拒绝于爱情之外的。山田得意而庆幸地说:"我十分感谢上天给予了我AB型的血液,它使我有了抵达爱情的通行证!"

松田芳子:"让血型指导我的爱情。"

松田芳子是大阪一家电脑公司的职员,她清纯、活泼又漂亮,追求她的人很多,但芳子迟迟不肯开启她的爱之门。亲戚朋友都替芳子焦急说:"优秀的小伙子不是很多的,不要挑来挑去让爱情擦肩而过。"但芳子却坦然说:"我的爱情是有原则的。"

的确,松田芳子是爱情原则性很强的女孩。她也曾为同事大岛心猿意马过,和大岛伴侣似的逛商场、游公园、泡咖啡厅。精明而体贴的大岛幸福得心花怒放,原以为自己和松田芳子的爱已水到渠成。那天晚上,在灯光缠绵的咖啡厅里,当大岛轻轻地在芳子耳边倾吐自己深深的爱慕后,芳子坚决地摇了摇头。

"为什么?是我不值得你爱吗?"大岛问。

"不。"

大岛惶感了:"你需要我怎么做才能得到你的爱?"

芳子说:"你做得已经很够了。我很感谢你给了我许多让我今生今世都不会忘掉的真爱。从现实来说,我也喜欢你,真的。但从理智上,我却不能背弃自己爱情的原则。最近,我已查过了你的私人档案,知道你是O型血型,但我的爱情原则则是非B型不嫁。"

大岛沉默了。他明白,自己无法让芳子背弃她自己的爱情原则来爱他。他恨自己为什么不是B型血,而偏偏是令女孩子心悸的O型血。

在医学上,O型血是最好的型号,是万能血;但在爱情上,O型是最倒霉的一种型号,那意味着他将是一生操劳,而永远收入菲薄的一个穷人,命定自己永远是一个无产阶级。大岛忧伤地离芳子而去了。芳子伤心了好多天,但她更加固执地坚守自己的爱情原则,她毫不犹豫地认为,血型是决定人的性格的,而性格又决定人的命运,一个血型不好的人,他再努力都一定是徒劳,他的命运一定不济。这就象赛马场上的马匹,从马的颜色上就可以知道马的奔跑能力。她相信血型和性格之间的关系是科学和不容置疑的。

芳子笑笑说:"这不仅只是我自己,日本许多现代女孩都奉血型为自己爱情的指南。"

美加子:"爱情不青睐我,因为我不是'良民'"。

"我不是'良民'。"美加子说。因为她的血液是A型的。

美加子承认自己确实很焦躁,很多人不喜欢她。"但这决不是我的过错。"美加子辩解说。她认为这是冥冥上天赐给她的性格。因为上天让她的血管里流淌着这种令人讨厌的A型血,而A型血又导致了她的这一切不幸。美加子没有工作,她到处流浪。她说:"我做梦都想拥有一份自己的工作,哪怕是一份我自己不太喜欢的工作也可以,可是因为我这血型,许多公司都拒绝接受我,他们可以接受O型血的人,却不愿意接受我这A型血的人,我们日本现在存在着严重的血型歧视,这同让世界头痛的种族歧视一样让我们A型血液的人抬不不起头!"美加子忿慨地站起来说:"谁能说我不漂亮?可因为这糟糕的A型血,连街头那些臭小子们也拒绝爱我了!"

美加子过去曾有过一段温馨而浪漫的爱情时光,她和市郊的藤野曾花前月下形影相随了两年多。藤野只是一家濒临破产小工厂的工人,他们相爱得如漆似胶过,但藤野却最终向她提出了分手,振振有词的理由是:美加子是A型血!美加子说:"因为我是A型血,所以我和他谈情说爱时的撒娇和偶尔的争辩,都被归咎说是我暴躁,生性让人讨厌。"在和藤野分手后,美加子又主动向几个小伙子发起过爱情攻势,但因为是A型血,几个人都拒绝接受美加子的情。甚至有一个小伙子挖苦美加子说:"我可不愿意一辈子都同一个暴躁得象烈性炸药一样的女人呆在一起,说不定哪一天我会被A型血炸得粉身碎骨的!"

《朝日新闻》等报刊不断报道有A型血的人割腕自杀的消息,他们太绝望了,因为社会对A型血的人极端地歧视和不公平。美加子说:"上帝简直是个混蛋,他诞生了我,却给了我A型血,说不定明天或后天,我也会在街头割腕或剖腹自杀的,这样《朝日新闻》等报刊杂志又多了一条小简讯。" #p#分页标题#e#

美加子忧伤地说:"A型血的人没有爱情,爱情越来越不愿给A型血的人办理签证!"

血,难道比爱情更浓?

越来越多的日本人认为,他们的血型学比西方人的星相学更科学、更精确。他们毫不置疑的认为,流淌在他们血管里的血液,不仅能够决定他们是否能够更好地把握生活,是否能赚到钱,家庭是否能幸福,事业是否能成功,而且能决定他们的爱情和婚姻。据日本社会事务调查小组透露,在政党竞选、商业招标等重大活动中,候选人首先都要标明自己的血型。在近年来的各种社会表格中,85%的表格上都印制有要求填表人表明血型的空栏。特别是一些著名的大企业,为了提高生产率,毫不犹豫大张旗鼓地组织了完全由相同血型的人组成的生产单位。东京的社会问题专家井上博幽默地说:"现在在我们日本,有许多人可以忘掉自己姓名,但他们却不会忘记自己的血型。"

井上博忧虑地说:"现在血型与性格的关系已被青年人广泛运用到了婚姻和爱情上,这给爱情和婚姻带来了更苛刻的要求和更冷峻的考验。现在我们也闹不明白,血型是不是比爱情更重要?血,是不是比爱情更浓?

0